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正規母語教育的來臨或是幻滅?

正規母語教育的來臨或是幻滅?


最近本土母語言教育權又再次被討論,然,這些討論已不是新聞而是淪落政客操作族群的手段。

讓我們稍微復習一下我們母語教育的推廣歷史。

  • 1993年「國中小正式課程綱要」修訂發布實施的國民小學課程標準增列「鄉土教學活動」起納入正式課程。
  • 200102.21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發表《世界各地母語存亡報告書》,除了華語,其它台灣語言都瀕臨死亡。
  • 2001年依照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綱」要規定,國小一至六年級學生,必須就閩南語、客家語、原住民族語等三種本土語言任選一種修習 (一個禮拜一節課)。而國中為自由選習
  • 2008年修訂《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綱要》時,己將「鄉土」一詞改為「本土」。
  • 台南市長賴清德於20131225日的就職3周年成果發表會,稱應為推動英文成為台南第二官方語言。
  • 2014年,新北市市長朱立倫宣布在國小教育納入新移民母語教育,因此越語、馬來語、泰語、菲語、柬語、緬語等六大東南亞語言得以母語教學的課程形式納入台灣的正規教育。

然,這20年間,母語的正規教育成長了多少?

在此先不討論閩南語一詞涉及對於台語族群的刻意歧視,及渺視別人自主命名的權力,最後淪落一些學者使用一些是似而非的學術性的辯解。但我們可以很輕易地從過去的脈絡可看出政治人物對台灣母語教育長期的輕忽,而對所謂「國際化」至高無上的推祟還有民眾自卑心理窺探一二。這也是為什麼至今我們的母語永遠是弱勢,無法抬頭,且不時地被華語使用者拿來嘲諷的對象,更不用對說彼此母語的尊重還有和諧,甚至是母語的復振,尚有一大段路要走。

蔡英文總統聲稱的轉型正義,是否是一場口說無憑的選舉空票,也漸漸被視破,民進黨政府至今不敢大刀闊斧,深怕傷害好不容易得到的政權。這也預告了母語正規教育的路仍然坎坷亦或幻滅。再過10年,搶救恐怕為時已晚。

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是否會在六月立法院過關,筆者仍期待。但這次又再次挑起族群彼此的「假性」競爭,反客為主把華語列了進來。這不是荒謬至極嗎?列入華語,那來的正當性及迫切性?此等作為與英文或其它新住民母語列入教育豈不是庸人自擾,自廢武功。另一方面又替過去國民黨殖民政權做了一大有力的背書,就如同我們甩不開「中華台北」、「中華民國」。但這是我們想要的嗎?我們不能做真正的台灣人嗎?驕傲地使用我們的母語?

註:
*參考 施俊州 《台語文學發展年表》國立台灣文學館2016


(基於議題時效性及目前讀者的母語程度,筆者使用華語以便大眾閱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